炒股融资杠杆-多家整机商甩卖风电场资产:为何连“下金蛋的母鸡”都卖了?

杠杆配资网 /

你的位置:炒股融资杠杆 > 杠杆配资网 > 多家整机商甩卖风电场资产:为何连“下金蛋的母鸡”都卖了?
多家整机商甩卖风电场资产:为何连“下金蛋的母鸡”都卖了?
发布日期:2023-12-20 09:47    点击次数:202

  华夏能源网 作者 | 蒋波

  风电场项目不香了?华夏能源网(公众号hxny3060)注意到,半个月以来,多家风电企业陆续出清风电场资产。

  11月13日,太原重工(SH:600169)发布公告称,拟以14.79亿元的价格,将旗下全资子公司百色能裕100%股权转让至集团公司太重集团。百色能裕的风电场项目分布在山西、山东、内蒙古、黑龙江等省,以陆上风电为主,最早并网时间为2014年,总装机容量在635MW以上,合同总金额近50亿元。

  不止太原重工一家。11月7日,远大智能公告拟以4015万元对价转卖全资子公司沈阳新能源;11月15日,中船科技拟以不低于2.12亿元价格转让全资孙公司盛寿公司,两家风电厂商拟“转卖”的公司主要资产,均为风电场项目。

  不谋而合的选择背后,是风电场业务整体正面临多重困境。

  业绩压力下的无奈选择

  太原重工设立于1998年,前身为太原重型机器厂,始建于1950年,是新中国自行设计建造的第一座重型机械制造企业,现已成为国内著名的风电零部件制造龙头。此后,太原重工又把业务延伸到了风电场开发、运营领域,成为山西全省唯一一家集风资源开发、设备设计制造、EPC总承包、风场运营、后市场运维服务为一体的综合性风电产业服务商。

  本次风电场资产的受让方,是对太原重工占股33.58%的集团公司“太重集团”,后者业务也包括风电场运营业务。

  关于转让资产的原因,太原重工表示一方面是“聚焦主责主业”,另一方面则提及业绩压力。公告中称,“风场建设、运营业务投资和运维成本较高,盈利能力较弱,对公司的业绩形成一定压力。”

  据太原重工今年10月末发布的三季度业绩报,1-9月公司营业收入66.5亿元,小幅增长8.56%;归母净利润1.04亿元,同比增加10.62%;但其扣非后归母净利润显示亏损3870万元,比去年同期下降了204%。

  这一净利润数据异常,主要受此前另一笔资产出售影响,导致太原重工前三季度大幅亏损。

  此前,太原重工曾分两次向太重集团出售旗下另一资产——太重(天津)滨海重型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重滨海”)合计100%股权,分别在2021年6月及今年6月两次完成转让。也就是说,出于业务重组、改善盈利的原因,太原重工今年内已经先后两次出售旗下重资产业务了。

  华夏能源网(公众号hxny3060)注意到,今年前三季,风电整机商们的日子都不好过。今年以来,随着陆上、海上风电进入平价时代后风电招标价格的持续走低,以及在一段时间内招标量下滑,今年前三季度,风电产业链上的多数企业业绩均不乐观。

  五大风电上市整机商在半年报中开始出现整体增收不增利、甚至陷入亏损的问题。到今年9月,五家风电上市公司前三季度合计净利润,全部下滑。

  年关将至,风电企业“甩卖”风电项目,也是考虑增厚今年的全年业绩。对上市风企来说,如何扭转不利局面成了当务之急,卖资产是最简单、直接的做法。

  “会下金蛋的鸡”不灵了

  风电产业链各环节中,风电场业务被称为“会下金蛋的鸡”,是能够持续带来收益的环节,一度被当成风电整机企业的第二业绩增长曲线。

  实际上,风电场也确实增厚了企业业绩。以金风科技(SZ:002202)为例,截止到今年6月底,其风电场开发业余已占到总营收的17.62%,毛利率也远高于其他板块,成为业绩增长的重要来源;明阳智能(SH:601615)近年来也扩大了风电场开发、运营业务,数据显示,截止到今年6月底,公司风电场发电业务营收占比已达到7.89%,而在2022年底,该数据为4.34%。

  那么,风电场业务如今为何被厂商们抛弃?核心还是风电场的盈利困境。

  风电场的经营效益,与项目投资、发电量、电价以及运维管理等因素密不可分。目前,在风电市场发展成熟、竞争充分的状况下,项目投资和管理费用差别不大,发电量、电价等成为影响风电场效益的重要因素。

  最关键的电价因素,由于竞争配置的政策落地,上网电价近三年来大幅走低,让很多风电场开发变成了“赔钱赚吆喝”的买卖。

  按照国家能源局的要求,从2019年起,新增核准的集中式陆上风电项目和海上风电项目就全部通过竞争方式配置和确定上网电价。在竞争性配置的评分规则中,满分100分,申报电价比重不得低于40%,电价权重占比很高。

  在有国补的时代,竞争配置电价的影响不大,因为电价水平都比较可观。2022年起,国家财政不再补贴海上风电,风电正式迈入市场化竞价时代,竞争配置的威力显现,电价瞬间从此前的0.75元/度、0.85元/度水平跌至0.2-0.3元/度左右。

  例如,今年3月31日,杭州湾海上风电项目竞争配置结果公布,四个项目的中标电价为0.207—0.236元/千瓦时。0.207元/千瓦时的上网电价,仅为上海市的煤电基准价0.4155元/千瓦时的一半。2022年8月,福建连江一海上风电项目,某风电开发商甚至还报出了0.19元/千瓦时的超低价。在如此低价下,风电场业务如何盈利?

  风电上网电价大幅走低,开发难度、开发成本却在加大,这成为了风电场业务被放弃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

  另一家出清风电场项目的远大智能,应该很懂这里面的酸甜苦辣。

  远大智能是沈阳远大集团下属核心支柱产业之一,是集研发、制造、销售、安装和维保于一体的现代化专业电梯企业。2018年,远大智能收购主营风力发电机组研发制造的企业沈阳新能源,并雄心勃勃地提出“产品销售策略由原来的只提供发电设备产品拓展至风力发电项目”,并表示要“积极与各地政府推进新的风力发电项目开发”。

  5年过去了,当初的美好愿望败给了现实。11月8日,远大智能发布公告称,公司以4015万元的价格转让旗下子公司沈阳新能源100%股权。远大智能称,“由于项目准入门槛高、项目审批严格、审批时间长,导致沈阳新能源近年来盈利能力较弱。”为此,不得不将该公司及相关的风电项目转让。

  电价竞配压力大,项目开发难度加大、成本走高,风电场业务已经不香了。面对更加艰难的市场环境,如何以精细化运营来保住已经很微薄的利润,成为摆在风电开发企业眼前的重要课题。

]article_adlist-->

END

]article_adlist-->

]article_adlist-->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恒星 SF142



相关资讯